關於部落格
我寫著妳的名子.我看著妳的名子....
  • 1001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頭腦的翻譯

很久以前,有一次將意識集中在經痛,進去那個疼痛,成為那個疼痛

突然間,分不清楚疼痛是什麼了,原本的痛,突然面目全非,變得無法辨識

一瞬間像飄在無重力的世界一樣,整個人在一種幻夢之中旋轉起來

進入痛,成為痛,疼痛竟然消失了

這讓我印象深刻,可是後來,要再達到這樣的意識,變得非常困難

心裡感覺到不願意,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辛苦

然後,有一陣子,經痛就隨著我的心情與人生變化

到後來都還算平穩,不會太痛,都越來越舒服

 一瞬間一個玫瑰的花園跳進我眼裡

 

而今天的我,比平常都還要接受經痛的到來

心情竟然打算好好與他相處一番,想跳進那一絲一絲細密糾結的疼痛的植物中

一絲一絲的進入,去查看那究竟是什麼

裡面有沒有意念,或任何想法.回憶

聽說在語言發明以前,人類想要了解某樣事物時,就是將意念直接進入想觀察的事物之中

像是,一棵樹,一條河流

這兩天一直坐著這個實驗

或是直接將意識進入到另外一個人,去感受對方的想法

今天決定進入疼痛,去觀察疼痛的想法

想借由這樣的方式,一邊探索一邊清理,並且永遠跟經痛說掰掰

 

我感覺這些疼痛像一條一條糾結的線,每一條線各自有各自痛感流過的律動

彷彿像是千思萬緒一樣,先從當下感到最強烈的那一條開始,我借由強烈並快速的疼痛頻率去感受它的形狀

然後我就會瞬間進入到那條痛覺裡,我感覺到我成功進去了,因為一瞬間所有的痛消失了,我就知道我已經完全在那個痛覺裡了

我感受得到我自身的形狀,變成那個痛的形狀,我成為了他,於是我開始想去看,看身為這個疼痛,我會看到什麼

看見了一些畫面,畫面很快速,且一個畫面裡包含著更多的意思,腦中的思緒來不及解讀卻又一直試圖解讀

可以很明顯感受到,當我在觀看這些畫面時,腦中有一個我一直在說話,彷彿試著向我翻譯解釋這一切,卻又完全跟不上速度

我像一個看電影時被另外一個人一邊做無意義的解說,需要分心去理解兩種事情

我突然分辨出,那是頭腦的聲音,頭腦還在試圖將看到的一切化作文字來理解

可是,現在不就是在嘗試著語言出現以前,更直接地理解事物的方式嗎

我開始發現頭腦的聲音是一種干擾,而且那不全然是我,只是許多個我的其中一個

一個頭腦在現實思考的我,然而長時間以來,我都無法與這個我合作

因為這個我,總是在碎碎念著,在腦中不停地分析著,試著將所看到的一切翻譯

這個時候,我真的需要他好好安靜下來,我意識到這點,我意識到這一切想法

突然,平常在我心中總是在說話給我聽的那個聲音停止了

我的意識,終於得以好好專注在成為疼痛之後所見到的畫面

我看到了許多記憶,過去曾發生過的事,某個人說過的某句令我信以為真的一句話

許多不同的思緒與感受,好像我以為我都遺忘了,其實他們都還如此的鮮明

鮮明到,一個畫面裡就包含了所有的意思,所有的感受

當頭腦安靜下來,開始自己默念著清理的四句話,像是背景音樂一樣

而我的意識,在一個又一個的疼痛裡切換

彷彿突然有人要處理很久沒洗的髒衣服,排山倒海的,這所有的衣服都紛紛的跑出來等著被清洗

疼痛的感覺變得無比劇烈,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痛,但是我心中依然沒有任何抗拒,所以我繼續

疼痛已經變成一種工具,我很遺憾我和我的某些事物要以這樣的方式見面

但這一切都是被當下的我接受的

當思緒繞了一大圈,像是巡禮一般,我從這些過去之中取回了許多的能量

然後一些聲音開始引導我,跟之前頭腦的聲音是完全不同的,我很清楚的知道

於是我聽著這些聲音

一個聲音關注到我的肚子,現在還是非常的痛,我的思緒跟著來到最痛的地方,然後他又關注到周圍的肌肉,於是我也跟著關注到周圍的肌肉,然後我突然明白,周圍的肌肉都沒有配合,甚至全身的肌肉都沒有人配合,只有疼痛的地方在處理著

一個聲音說,不認同感

我立刻明白我對自己身為女性的不認同,所以全身上下沒有細胞要去幫助那個器官

因為不認同,我不願意去理解他,照顧他,感受它,我對其他的器官就不是這樣,我經常去關照我的腎臟,肝臟,心臟,甚至肺,手,頭,許多地方

許多畫面不停地跳入我的腦中,很多的記憶

 

這是一場奇妙的旅程

後來,我還是吃了止痛藥,吃完以後,還是痛了好久,然後慢慢減緩,慢慢減緩

然後才開始餓了

然後有一種漸漸醒來的感覺,醒來以後,精神很好

像一場印象極度深刻的夢

在夢裡,我記得我看到了好多,看到許多痛苦的記憶排列在我眼前,讓我好想立刻就死掉

因為覺得好痛苦,把人生活成這樣,覺得自己真的好失敗

彷彿從來沒有對自己如此失望過一樣,因為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痛苦的重播,好像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用一樣

閉著眼睛的我,突然感受不到任何光

然後我聽見頭腦的聲音,大喊著,天使啊,宇宙啊,任何一個我所知道的遠方的智慧存在的名字

我感覺我的靈魂嚎啕大哭著,只化成眼淚,但又確實可以聽到自己頭腦的哭聲

我拜託說,救我,救我

一直反覆地說著救我,一邊反覆默念著清理的四句話,在我心裡是六句話

然後,一切在我心中都是如此的劇烈而激動,但是身邊的一切卻又是如此的安靜

我回到我的身體裡,不知什麼時候,我已經哭到只能用嘴巴呼吸了

這讓平常一直練習用鼻子呼吸的我突然解開了所有壓力

我大口地用嘴巴呼吸,在這時候,巨大的光束突然順著我吸氣的時候從頭頂跟著一起被吸入我的身體裡

大量的光充斥在我的身體,胸口,雖然閉著眼睛,眼前卻充滿了光亮

這光亮轉移了我所有的注意力,我看見光裡有很多的畫面,我去看,一邊看,彷彿也一邊聽見了聲音

我看見一個我很常在心中問他問題的不認識的人,我一直呼叫著他們的名字

我看到他們的臉,當我看著他們的臉,我聽到他們跟我說話

我在他們的話語中得到了相信的勇氣

一切像一場無法明說的夢,因為,頭腦並不足以翻譯一切的感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